难以承受的生命之重

作者:文:梁栋彬 图:刘定锐 来源:广东省摄影家协会 时间:2015年9月21日 点击数:3807次

  2013年,广东公益恤孤助学促进会志愿者到偏远农村探访孤贫学生时,了解到一个读二年级的学生因家庭经济问题辍学,便请当地负责人带路去学生家里了解情况。

恤孤会捐助的书籍 刘定锐 摄

  呈现在志愿者面前的是个笼罩着黑烟的屋子,大门敞开着,里面空无一人,地上全是垃圾,桌上有一盆不知放了多久的米粥,散发着阵阵的恶臭;厨房在煮着东西,充满着浓浓的黑烟,地上散放着柴火和满地垃圾;还有杂乱的床、破烂的门窗……无不昭示着这个家庭的贫穷困苦。
志愿者捐献的衣服 刘定锐 摄

贫困家庭简陋的床 刘定锐 摄

  大家看到屋子里这样的情况,都不敢再走进去。当地负责人在外面叫了几声,只见一个骨瘦如柴的女人带着两个三四岁的小孩淋着雨回来,看到一大群人在自己家门口,她脸上充满了好奇。从行为举止可以看出他们有异于常人。

  他们后面还跟着一个八岁左右看起来比较正常的小女孩,她就是小金英。志愿者从车上拿了一包零食下来,刚打开拿出一包给弟弟,妈妈和妹妹便马上就过来抢。妈妈拿到后先往自己袋子里放,两个小的就用口咬包装袋,但怎么也咬不开,志愿者帮他们打开后,两个孩子和妈妈就开始狼吞虎咽地吃起来。小金英只是静静地坐在凳子上,一直拿着志愿者给的零食,没有动。问她为什么不吃,她说舍不得吃,想留给她们吃。

  据了解,金英的父母都患有精神病,母亲在生下她后便离后出走不知所踪了,父亲后来又娶了现在这个智障的后母,并生育了两个智障的弟妹。父亲在2012年8月因病去世,当时金英正在读二年级,毫无经济来源的家庭完全没有办法承担学校的学杂费,为了养活后母和弟妹,她就辍学在家,带着他们上山捡八角来糊口。


为了生活上山捡八角 刘定锐 摄

  恤孤助学会了解了她的家庭情况后,便与当地政府相关部门一起想办法帮助这个家庭。从当年起,恤孤助学会就资助小金英读书,并让学校给她安排了一间宿舍,让她上学期间在校食宿,周末再回家照顾家庭。同时,恤孤会志愿者和社会热心人士长期到她家探访,送去油米面蛋等食物和生活用品。
刘定锐 摄

  2015年暑假,志愿者再次去小金英家里探访,正巧他们都不在家。原来暑期刚好是八角的结果期,又恰好金英也在家,所以她每天都带着他们上山去摘八角。每人拿一个袋子,装满了拿去村里的商店卖。
刘定锐 摄

  村里的商店距离他们家7公里左右,需要步行近一个小时才能到达。由于弟妹年纪都还小,金英除了扛着自己捡的那袋,还经常帮弟弟妹妹拿,让她们休息。在入村的路口,有一位村民看到他们几个,便马上给她们每人1元钱。当我们问她为什么要给钱他们时,她说这几个孩子太惨了。

  到了商店后,他们4人轮流把自己拿的那袋交给店主去称,称好后店主再分别给她们算钱。
 
刘定锐 摄

  店主告诉我们,他们几个几乎每天都会过来,因为知道她们的情况,所以也不会骗他们。除了金英外,其他三个都不会算帐,也不会说话。现在八角1.2元一斤,每天拿得最多的是金英,每天都能拿7、8斤过来,能换到7~10元钱,最少的弟弟也能换4、5元钱。拿了钱以后他们马上就会在商店里买东西吃,基本上要花完身上上的钱才会离开。店主经常都会跟她妈妈说留点钱买些面和鸡蛋,但她经常都不听,跟孩子一样要把钱花光。只有小金英懂事,不会乱花钱,最多就买一瓶水和一包面吃,其余的钱都会留起来。

  同行的热心人士听说后,便请他们吃东西,让他们随便拿,拿了一堆东西吃完后,他们验证了店主说的话,还要拿自己身上的钱去买东西。钱花完后,金英就开始带着她们往回走,当时天正下着雨,正如志愿者两年前第一次见他们淋着雨回家出现在大家的面前一样。看着她们离开的背影,志愿者们莫名心酸。

  当其他同龄的小女孩还依偎在父母怀中撒娇时,金英已经独自扛起了照顾全家的重任。生母出走、父亲病重身亡,照顾精神病的继母、弱智的弟妹都是她小小的肩膀不能承受的,而她却依旧坚持。前行的脚步虽然沉重,但她还是一步步向前,让人为之动容。希望有更多的人加入志愿者行列,一起用爱心照亮她前行的路。
 
刘定锐 摄

  如果您愿意帮助广东省内更多的贫困家庭的小孩,圆他们的读书梦,请联系广东恤孤助学促进会,联系电话:020-87777268,网址:www.oesgd.org.cn。有兴趣想加入省摄协特约摄影志愿者行列的影友请联系:020-38828820 陈剑强。